week子

自我修行,脑洞自留地,近期可能会很多自言自语,慎关。

无题

还是闇影x地茧
想看亲亲就写了,occ有点严重……

8.
闇影回化妆间的时候看到地茧两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怎么哭了?”闇影伸手抚上地茧微凉的脸,低头温柔吻去他眼角的水迹。地茧反射性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扫过唇瓣的感觉牵起闇影心中一丝丝痒意。
“我没哭,是眼药水。”地茧摇摇手上的眼药水瓶。
因为拍摄要求,地茧在片场往往要戴美瞳。一整天拍摄下来,疲劳的眼睛非常需要眼药水润一润。
“哈,”地茧喉中发出笑声,“尝出来了,不咸。”
接过地茧递过来的矿泉水漱口后,闇影倒还没有放手的意思,被搂住的地茧便顺手帮闇影解开戏服的结扣。
“你这衣服扣子系得太复杂了。”
“嗯。”

只是单纯的换衣服,什么也没有发生。

躲在试衣间的无人榜松了一口气。
在地茧来化妆室之前无人榜就在试衣间换衣服了,只是等他掀开帘子要出去的时候就被自家老板捧着地茧的脸亲吻的画面瞬间吓回了试衣间。

喂喂喂!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走!?怎么又搂搂抱抱地聊起晚上的饭菜!无人榜无语望天……

9.
“哟,老板早啊。”
“早。”
嗯……邪天子盯着老板闇影走进公司的背影陷入了沉思。闇影围的那条灰色围巾怎么那么眼熟?
哦!
邪天子记起来前几天在超市遇到地茧的时候地茧围的也是这样的一条围巾。

啧!恋爱的酸臭味。

邪天子又想起来有一次打电话约地茧出来玩。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闇影低沉的声音。老板表示地茧太累已经睡下了。

啧!恋爱的酸臭味。

“走!兄弟,我们去幽界楼下找剑姑娘。我唱歌,你打灯!”邪天子拉着孤星泪就想走。

谁知平常“百依百顺”地孤星泪居然摇头拒绝了他的要求。

邪天子凑过去看孤星泪刚刚一直低头看的手机屏幕。

孤星泪:“下午,去游乐场吗?”
华芷:“好啊,我们还没有一起去过。”
孤星泪:“那我等下可以去接你吗?”
华芷:“嗯,我在医馆这边等你。”

啧!恋爱的酸臭味。

“……”
孤星泪看着被邪天子抛出去的手机。

下次买台耐摔一点的手机吧……









评论(9)
热度(33)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week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week子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

© week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