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子

自我修行,脑洞自留地,近期可能会很多自言自语,慎关。

恋爱假期2

觉得性格好occ啊,写的过程中整个人都好懵逼。他们会怎么说话呢……猜不透……懵逼……好想快点写到交往以后啊(躺)

――――――――――――――――

世界总是充满各种奇妙的事情。
前一秒已经发生的,这一秒正在发生的,下一秒将要发生的。
冥冥之中总让人感觉事情在遵循着某种既定的原理在发展。
这种原理是缘分吗?

一期脑海中跳动着这个问题。他抱着要放到洗衣机里清洗的窗帘布,整个人呆立在客厅里。
前辈怎么没有告诉他这份钟点工的工作房屋屋主是三日月?
“哦呀哦呀,我这房子的钟点工变成了服务生弟弟。”三日月将大衣脱下来挂到衣架上,一切动作行云流水,并没有因为钟点工的更换而表现出惊讶。
他还记得自己!
心情莫名地飘上云颠,却又突然跌落云层。
服务生弟弟这称呼真是别扭啊。
“您好,我叫一期一振,”一期走上前去,“原本负责这房子清洁工作的前辈回老家结婚了,公司让我代她过来帮忙。”
“一期一振,一期君啊,比一期一会可爱多了,”三日月踏上木制地板,“你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可爱的词汇。”
“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含义。对了,我不知道您会那么快回来,还没来得及准备饭菜,您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多谢了。”
钟点工的工作任务栏上,准备饭菜也是打勾项。
三日月大明星,确实不像是会做菜的样子。

“好吃!”
三日月饭后喝着茶水发出这样的感慨。
“厨艺得到您的赞赏真是荣幸之致。”一期边说边收拾碗筷。
“又好看又会做饭的少年人,一期君以后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啊。”
“我还是单身。”一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有一丝丝紧张。
“哎?原来一期君跟我一样啊哈哈哈”

“下次也要麻烦一期君了。”
“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
望着面前慢慢合上的门。
内心有声音在叫嚣。
就这样结束了吗?
快说点什么啊!
“等等!”
“?”三日月疑惑地看着拦住自己房门闭合的青年。
“你喜欢吃什么?”
“啊?”三日月似乎没料到一期会问这个,“什么都可以,我没有要忌口的东西。不过最近拍戏要保持身材,导演叫我不要摄入太多热量。”
“好,我记住了。”
“一期君不用那么在意,我还是很好对付的,在吃的方面。”
“这很重要。”
“哈哈哈,谢谢”
“那么,下次再见。”
“嗯,再见。”

评论(2)
热度(13)

© week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