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子

自我修行,脑洞自留地,近期可能会很多自言自语,慎关。

[墨远]也许是七夕祝贺

大概是零散的随笔,反正我自己写得很愉悦(玉石俱焚的笑)
——————————

小的时候别人问他墨倾池是你的父亲吗?

不是。

那又如何?

他觉得自己有墨倾池就够了。刨根问底寻找身世显然不是他的风格。

现在知道了身世,他有了父亲有了兄弟。血亲相认的一番喜悦后,他还是习惯回到这里,回到墨倾池住的地方。

————————————————————

得知忘潇然回来的时候,说他心里毫无波澜是不可能的。

人总会眷恋于日复一日的习惯,特别是像他这种活了太久的老人。

远沧溟从外面回来,总喜欢跟他说各种事情,而他大多数是一个不时调侃的听众。用远沧溟自己的话来说“我一天说的话都抵得上大哥几天的话了。”

他好像没有什么借口跟忘潇然争夺远沧溟。

从小到大的相册被他放到了远沧溟的行李里。忘潇然应该非常需要这种记录了孩子成长过程的相册。

很久以前应无骞说他越来越会拍照了。那么多年来,他没有发现自己其实非常乐于捕捉少年跳动间的光影。

那张被他留在床头的相片是远沧溟为数不多的作品。相对于老年人,少年人更喜欢直接用手机自拍。

大哥,快看镜头,我们一起来拍一张。

哈……

——————————————————

睡梦间,意识到有人推搡着他。
墨倾池睁开眼,原来是小了很多号的“掌中”远沧溟。
“大哥,我突然想起有件事还没做,不做完我真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嗯?”
“虽然已经迟了,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声,”远沧溟柔软的唇瓣轻触他的脸颊,“七夕快乐~”
“我睡了,晚安!”在他反应之前小小远沧溟便已经羞红了脸钻到枕边特质的小床里。
“晚安。”墨倾池嘴角微扬。

他不得不承认,远沧溟选择回来令他安心。

评论(4)
热度(11)

© week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