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子

自我修行,脑洞自留地,近期可能会很多自言自语,慎关。

无名之霁1(暴雨心奴x一字铸骨)

用了自己最舒坦的方式写(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片段啊摔!)暴雨心奴x一字铸骨因为找不到粮就不得不自己上了……后面还会有焱裳,轻微秀鷇。心理疾病还没好的烈霏和摄影师一字铸骨的故事嗯……(一脸懵逼)
反正我写啥都ooc囧
荼蘼花那里是度娘查来的囧
————————————

1
烈霏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对于离去的初恋,别人能够抛在回忆里,作为心中美好的白月光。他不行。他不允。他抗拒,他愤怒。少年妒恨九千胜身边的每一个人。为何站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既然有人可以与他言笑晏晏,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自己?

他每周都要去鷇音子那里复诊。适当的心理咨询是为了平缓他反复的病情。他算是鷇音子诊所里挂名时间最长的病人了。

金色。

他有些不爽地朝路边一个金色雕像翻白眼。自从见过鷇音子的情人他就开始很讨厌金色。跟鷇音子那个臭屁情人头发一个颜色。

“鷇音子,你这是在刺激你的病人吗?我这种为情所伤的敏感少年,实在受不得你们一点恩爱缠绵。”烈霏作势捂住心口,手上涂的深蓝色指甲油在灯光下流转异彩。

“恋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你要学会去重新接受它。”坐在他对面的鷇音子面不改色回答他的问题。

“我现在喜欢你啊~”烈霏向前探身,一脸玩味地托腮看他。

“那我要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有恋人了。”

“三秒。”

“嗯?”

“我说刚刚喜欢你的感觉持续了三秒。”

“算进步。”

“怎么说?”

“证明你开始对其他东西感兴趣了。”

“伟大的鷇音子医生怎么自甘堕落成为东西了?”

“哈,这世间不都是吗?”

对于烈霏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题,其实不用过于在意。因为这是他的常态而不是病状。他犯病的时候,要比这可怕得多。

2
他发病的时候很可怕。

昔日得不到的人,陷入毁灭一切的癫狂中。他不惜一切扰乱对方的生活,最后闹得自己进了监狱和对方对他的彻底远离。

不小心激起这段回忆,打砸物品是小事,严重的是对他人无故冒出的杀意。

雨天发病的时候更是惨烈。他总认为天是在流泪,是天在埋怨他做得不够。

他父亲和叔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绑住,然后给他打了一支镇定剂。

所以他现在安静了许多。他一个人躺在窗台上看外面的落雨。他不说话,整个天地便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突然一个人影闯入了他的视线。那人在这雨中慌乱地逃窜到他家屋檐下避雨。

烈霏觉得这人很好笑。明明浑身都湿透了还拼命护着怀里的相机。

真是愚蠢。

嘭!

一字铸骨有些后怕地看着砸在自己脚边的花盆。

是谁这么不小心?

于是烈霏如愿以偿地看到对方抬头看他。

漂亮的深蓝色眼眸。我想把他的眼睛挖出来作为我的藏品。

烈霏当晚的日记增添了这样的笔迹。

3
第二天,烈霏醒得很早。

他嫌弃父亲给他煮的早餐,于是决定出门买街角的豆浆油条。

他走下门前台阶的时候,发现父亲种在门边的不知名植物开花了。

小小白白的花挤成一簇一簇团在枝头。

烈霏有点好奇,举起手机拍下照片问网上的人这是什么植物。

许是昨夜雨势太大或是有人碰触,娇嫩的花瓣落了些在路面上。那旁边还有一盆被砸烂的仙人球。

他昨晚没有梦到九千胜。反倒像是一只巨鲸畅游在墨蓝色的海里。

切!

他不屑一声,踢开地上的碎片走向豆浆摊子。

被他塞进口袋的手机屏幕亮了亮。有人回复他的问题了。

这是荼蘼。佛说:“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只是那伤痕却永不痊愈了,一一成为胎记,在往生的路上,如莲花开落,使你可以辨认。荼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评论(5)
热度(1)

© week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