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子

自我修行,脑洞自留地,近期可能会很多自言自语,慎关。

无名之霁2

4
总会有那么一种感受,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频繁发现他的身影。

如校园中某个瞬间后,跟对方打了无数个照面却完全不认识对方的你。

雨中朦胧的那双眼睛啊~

烈霏在心中吟唱到。

他瞥见他接过路口咖啡小站炭烧咖啡的侧脸;他瞥见他背着相机匆匆穿过马路的身影;他瞥见他坐在公园长椅上摆弄相机的背影……

于是日记上写到:

阳光照在他的手臂上,投下的影子埋没在咖啡店员新放的百合花里。

他的影子变得很短,小小一团掠过晒得蒸腾出水蒸气的斑马线。

他的影子又变得很长,距离我的脚边只有两个公园长椅的距离。

……

鷇音子若是看到他的新日记大概要大吃一惊。这可比烈霏之前记录吃喝拉撒的流水账要进步太多了。

5
真是孽缘啊~

烈霏笑着将摄影展门票递给工作人员。

时也。命也。

他没想到鷇音子建议他看看的摄影作品,正是出自他最近莫名在意的陌生人之手。

不远处的一字铸骨疲于应付众多来者的寻问中。

无妨,一字铸骨,反正你也跑不掉了。

哦……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烈霏双手插着裤袋,走近一幅幅作品一一欣赏。

这是一个以眼睛为主题的摄影展。

烈霏不是喜欢细思的人,心灵之窗什么的他才懒得听解说。

看了一圈下来,他就觉得是一堆形色不一的眼睛。

真是无聊的艺术啊……

烈霏望着某个方向,依旧是一群人围着一字铸骨。

烈霏低头开始刷手机。

感兴趣的都刷完了。

他突然觉得莫名烦躁,他掏出火机想点烟。然而工作人员很快就发现了他的违规举动,

于是他被请出了展子。

6
一字铸骨避开人群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坐在台阶上抽烟。

那人或是听到动静,缓缓回头看他。

烈霏的头发漂染成蓝白,微卷的刘海遮住一边眼睛,双唇微启间吐出一缕白烟。

是一个男人。

白烟萦绕过去圈住夹着细长烟身的手。

他抽的黑色的女士烟。

咔嚓—

相机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

“咳……不好意思,职业习惯。”






















评论
热度(1)

© week子 | Powered by LOFTER